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大明之风花雪月】(第21章)作者:醉生梦死 
【大明之风花雪月】(第21章)作者:醉生梦死 
字数:5532


             第二十一章强权买卖

  有了严嵩这层关系后,广州各部衙门自然要给宋仕卿做生意。而严嵩此前来广州也是为了筹备火器来的,所以这么一来火器作坊的生意红火得如日中天。
  「严老弟,来看看这个!」宋仕卿手里捧着一个酒坛大小的东西走了过来。
  「这是何物?也是洋夷之物?」在宋仕卿的火器作坊里,严嵩看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后,开口的总是这句话。

  「这叫燃烧弹,德国人发明的!」宋仕卿介绍道。

  「何为燃烧弹?这德国在什么地方?离我大明可远?」严嵩一连问了三个问题。

  「德国远在西方,离我们十万八千里呢!」宋仕卿搪塞道,「让你见识见识这玩意的威力!」说完便摸出火折子点着了引线。

  宋仕卿这燃烧弹是用棉絮加火油制成的,棉絮的吸附里极强,一个单位的棉絮可以吸附几个单位火油,吸饱了火油的棉絮黏黏糊糊,一炸便能轻易分散,杀伤效果极好。

  「咚」的一声闷响,棉絮里包着的火药爆炸了,火药迅速的点燃散开的棉絮,一时间就像火山喷发一般飞向四周。那些棉絮都是吸满火油的,半个时辰内绝对灭不了,杀伤力和持久力都是顶呱呱的啊!

  严嵩顿时就傻眼了,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猛的火炮仗呢!「大哥这东西甚是厉害,叫小弟看了好生害怕!」严嵩叹道。

  「有了这玩意,鞑子的马就算跑得再快也得烧掉他一层皮!」严嵩继续说道。
  听严嵩这么一说,宋仕卿突然想到了蒙古鞑子,忙问:「听严老弟这么说,难道不是鞑子要来侵犯了?」

  严嵩很诧异的望着宋仕卿,反问道:「每年秋收后鞑子都要来掠我边境,难道大哥一直都未曾听闻?」

  「什么?每年都来?感情这鞑子是把我们大明当做他们的粮仓了吧!」宋仕卿虽然也知道明朝中后期深受蒙古的侵犯,但这每年来犯也着实太欺人太甚了吧!
  「唉,这鞑子的铁骑实在太厉害,不过今年我有大哥这些火器,一定能抵御鞑子的侵犯的!」严嵩看着那熊熊燃烧火焰信心十足。

  「啊,看来兄弟是要出征了啊?」宋仕卿看着一脸书生气的严嵩,心中疑惑道:这小子打仗行不行啊?别坑爹啊!

  「承蒙太后恩典,今年由小弟监军,眼下就要秋收了,若不好好筹划一番怕是要负了太后的盛恩啊!」严嵩一提到太后,那一张脸连忙变得崇敬无比,天生的一副势力嘴脸!

  听严嵩这么一说,宋仕卿不禁感到想要压住他恐怕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,他既然得了太后的赏识,日后的仕途必定会成史书记载那样平步青云,最后专弄权术二十年。

  希望你以后不要变得太坏!宋仕卿暗自叹道,毕竟严嵩对自己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  「大哥,你们现在造了多少把火枪?」严嵩问道。

  鞑子是骑在马背上的民族,马术和箭术都是当时世界上一流的,明军面对他们根本毫无优势可言,所以严嵩便想到以洋制夷的方法,看来这严嵩倒也算是个人物,毕竟在这自以为是天朝上国的大明朝中,能重视洋夷的必定是眼光独到之人。

  「火枪制造繁琐,目前为止我只有一百来把!」宋仕卿答道。

  「这可太少了,眼下离秋收还有一个多月,这期间若日夜不停的制造能赶出多少把?」严嵩继续问道。

  「最多再造一百把!」宋仕卿估计了一下。

  「那可怎么办?我最少也要五百把啊!」严嵩有点着急了。

  宋仕卿暗道:五百把!你当我会变啊!以这种设备一个月能造出一百把就已经阿弥陀佛了!赚你小子的钱还真麻烦!对了,去找莉娅,她们那边要是也一起做的话五百把应该不是问题!赚钱就不说了,关键是还可以联络感情啊!一想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美妞,宋仕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!

  「严老弟,你放心好了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!这五百把我就是不睡觉也要帮你赶出来!」宋仕卿笑了笑,这话说得他自己都觉得太假了。

  「那一切就拜托大哥了!」严嵩说着掏出了一叠银票,看那厚度少说也有三万两。

  送走严嵩后,宋仕卿便带着小乞丐去了莉娅的庄园,小乞丐怕再遇到上次那样的事,特意多带了几颗烟幕弹。

  「站住!怎么又是你们!」那名被宋仕卿痛打了一顿的葡萄牙卫兵认出了他们。

  「走开走开,我和你们莉娅小姐是朋友,我是来谈生意的!」宋仕卿说着便要闯进庄园。

  「你不可以进去!」葡萄牙卫兵伸出手挡住宋仕卿。

  宋仕卿狠狠的瞪了那卫兵一眼,斥道:「我不喜欢外国狗,尤其是你这种侵略狗!」

  那卫兵被这一瞪连忙缩回了手,这种人啊,平日里就算再横,被收拾过一顿后不怂也得怂了。

  「普里克,让他进来!」身着红色长裙的莉娅出现在门口。

  「是,莉娅小姐!」普里克悻悻的退到了一边。

  「哎呀,几日不见莉娅小姐似乎更加漂亮了啊!」宋仕卿贫嘴道。

  莉娅把头微微一转,装作没有听见他的话,「刚才我听宋先生说要来谈生意?请问是什么生意?」莉娅将话题拉回了正事上。

  「我想向你们买三百把火线枪!」宋仕卿故意在三百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。
  「三百把!」莉娅惊讶的张开了小嘴。

  「这一万两银票先做定金,莉娅小姐请过目!」宋仕卿将银票递给莉娅。
  「啊,宋先生亲自和我父亲谈吧!」莉娅说着将宋仕卿带进了庄园。

  一进庄园宋仕卿便听到有人在高声喧哗,「一定要限期完成,懂了吗?」听那声音不像是莉娅父亲的,想不到这庄园里还有比莉娅父亲身份更高的人!
  「王员外,这没有定金您叫我们怎么开工啊?铜铁材料可都是要银子的啊?」这是莉娅父亲的声音。

  「这笔银子你们自己想办法,如果完成不了,你们全部给我滚回佛朗机!」王大户嚣张的叫道。

  麻痹,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,原来是他妈的王二狗啊!「王二狗,你大声嚷个什么东西!」宋仕卿破口骂道。

  王大户顿时便怒了,这王二狗虽说是他的本名,但是自从他财大气粗了以后还没人敢这么喊他呢!「哪个兔崽子!是活得不耐烦了吧!」王大户气呼呼的走了出来。

  「是你小爷我!」宋仕卿说道。

  「原来是宋堡主啊!失礼失礼了!」不知王大户刚才的威风现在都散到哪里去了。

  「你这庄子多少钱?我想买了!」宋仕卿环视了一下庄子。

  「这……这庄子是祖传之地,实在卖不得啊!」王大户装作一副痛心的样子说道。

  「哦,没关系!」宋仕卿淡淡的说道,「唉!我早就劝过我郡马兄弟了,说你王大户绝对不肯卖这庄子的,可他硬是不信非让我跑一趟。这不,白来了嘛!」
  「啊……严郡马!」这王大户只要不是傻瓜,都能听得出宋仕卿是有意抬出严嵩压自己的,以人家严郡马身份哪里看得上这座乡下的庄子,分明就是你这厮想强取豪夺罢了!

  「那王大户,我就告辞了!至于严郡马那边你还是亲自去和他说一声吧!」宋仕卿说着便装出要走的样子。

  「别!宋堡主,这庄子我送给严郡马了!」王大户忍痛说道,这严嵩的手段他可是听过的,要是这厮真去严嵩耳边说些什么,那自己恐怕就得抱着万贯家产进棺材了!

  「这就是了嘛!何必惊动严郡马呢?」宋仕卿从怀里点出两万两银票,「拿去,回头把地契拿给莉娅小姐!」两万两可是个不小的数目,买下这庄子是绝对绰绰有余的,宋仕卿也不是存心想欺压王大户,只是纯属看不惯罢了!

  「得索萨谢过宋先生,这些钱我会尽快还给您的!」莉娅的父亲得索萨谢道。
  「您客气!」宋仕卿回礼道,「您虽是佛郎机贵族,但在我大明的地位却还不如工农,您又何苦在这里呆下去呢!」

  「唉,我也想回去啊!」得索萨叹道,「宋先生,我们里边谈!」

  正德时期的欧洲正处在资本主义萌芽产生的阶段,例如葡萄牙国内就产生了新老两种贵族。老贵族代表的是地主阶级,而新贵族则是代表的是资本主义阶级,得索萨便属于新贵族一派。新贵族的权势远不如老贵族,所以新贵族选择发展海上殖民地来增强自己的实力。

  一年前,得索萨率领八百人的船队到达巴西,掠夺了大量财宝后却在太平洋上遇到了风暴,不仅丢失了财宝,还丧生了六百余人。得索萨辗转后来到澳门,原想在澳门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再继续出海。后来的事就更加倒霉了,宋仕卿炮轰了澳门,抢了他们的船舰和城堡,断了他们最后的一点希望。

  听完这些宋仕卿有些惭愧,想不到这侵略者也有一肚子的心酸,「我并不知您竟有如此遭遇,我这就将船舰奉还给您!」

  「不用了,这些都是主的惩罚!我们在殖民地上做了那么多坏事,也是改接受惩罚了!」得索萨一脸虔诚的说道。

  呦,看来这侵略者的心肠还不算太坏嘛!若能和平相处倒是个相当不错的合作伙伴!宋仕卿笑了笑,说道:「您这行为用我们中国的古话来说就是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可以成正果的!」

  得索萨虽然不太懂,但是也咧嘴笑了笑,虽说这只是很随意的一笑,但是却蕴藏着无尽的恨意。他这是在示弱,他要扮猪吃老虎,自己的一切他怎么就这样放手呢?「莉娅,快去做晚餐!我要留宋先生吃饭!」

  「好的!我这就去做!」莉娅开心的走开了,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姑娘,虽然宋仕卿夺走了她家的产业,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用阴谋诡计去抢回来。现在看见父亲与宋仕卿如此谈得来,心中不知有多欢喜,因为那人在她的心中已占有一亩三分地了,如果能和他结婚,那这一切不都顺理成章了吗?!

  王大户回到府上,悄悄进了书房,打开密室的门,匆匆蹿了进去。

  「大王!那火器的事办不成了啊!」王大户跪在一人面前叹道。

  「哼,你不要忘了,是谁给你荣华富贵的?我既然能给你也也能让你一无所有!」说话的这人是南疆最大的土司——覃越。

  早在元朝,蒙古人就让覃氏土司管理南疆一带,后来朱元璋得了天下也没有讨伐覃氏一族,只是要他们写了份臣服书,便继续让他们统治南疆。几代下来覃氏一族愈发强盛,现在已经暗自称王了!

  「大王息怒,属下办事不利!本以为招些洋工匠便可以完成,谁料到这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啊!」

  「谁?」覃越冷声问道。

  「就是那濠镜的宋仕卿啊!」

  「哼,你不是打通了上下的官员吗?怎么斗不过他?」

  「他有郡马爷撑腰,整个广州府没人敢动他啊!把我的庄园也强占了,还说要把我赶出广州呢!」王大户越想越气,这说的话也越来越夸大其词。

  「好大的口气啊!他在濠镜不过只有一百来人,吃了他简直易如反掌!」覃越狠狠的拍了一掌座椅的扶手,说道,「今天晚上我会集结人马杀去濠镜,你带些人把那些洋工匠和机械押回广西!」

  「是!」

  在莉娅精心准备的晚餐上,宋仕卿吃到了葡式蛋挞的前生和最最正宗的葡国海鲜大餐。呵!真想不到啊,在这大明朝居然还吃上西餐了!

  面对西餐宋仕卿倒是可以拿起刀叉装下逼,可小乞丐就为难了,这刀叉什么的他不会用啊,而且桌上又没有筷子,难道要用手抓?妈的,小爷我豁出去了!小乞丐一发狠,抓起一段鳕鱼就往嘴里塞去。

  小乞丐这样的吃法让宋仕卿大跌面子,但是一想这闭关锁国的明朝人还不都是这种吃法吗,看来以后得教这小子一些西方文化,不然指不定哪天又要给老子丢人。

  「来,宋先生,为我们今后的合作干杯!」得索萨举起葡萄酒说道。

  「好,干杯!合作愉快!」宋仕卿举起酒杯暗笑道:你和我客气个什么!我来找你合作是就是为了和你女儿上床的啊!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嘛!宋仕卿哪里知道,自己在想和人家成为一家人的时候,但是人家却在想怎么要你的命!
  这场各怀鬼胎的晚宴终于愉快的结束了,宋仕卿带着吃得饱饱的小乞丐出了庄园,跨上骏马准备回去。

  「大哥,我肚子疼!我要出恭!」小乞丐突然捂着肚子叫了起来。

  「瞧你这点出息!吃点海鲜就闹肚子!吃不得好的啊!」宋仕卿嘲笑道。
  小乞丐肚子难受得紧,回嘴的心思都没了,一溜烟的钻进草堆里解决起来。
  宋仕卿不得不下马等他,这时,远处出现了一排火把,自逼庄园而来。「官兵!?」宋仕卿不禁嚷道。

  「不是官兵!是马匪!大哥快躲起来!」小乞丐大声喊道。

  宋仕卿忽的一愣,然后赶紧冲进庄园,喊道:「大家快起来!马匪来了!」
  宋仕卿这一喊有如晴天霹雳,正准备睡觉的葡萄牙卫兵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赶紧跑了出来。

  「宋先生,这是怎么回事?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一带有马匪啊?」得索萨问道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这些马匪是从哪里来的,以庄园里的这点人根本顶不住他们!」宋仕卿急切的说道。

  「大家赶紧跟我离开!」得索萨也知事态严重,根本不及多想就领着族人从后门离开庄园。

  「莉娅呢?」宋仕卿扫视了一下,突然发现莉娅没有跟出来!

  「不好!莉娅还在庄园的池子里洗澡!刚才肯定没听到我们的动静!」得索萨突然喊道。

  「卧槽!你们快走!我去救莉娅!」宋仕卿说完拔腿就往庄园赶。

  宋仕卿匆匆折回庄园,发现马匪已经冲了进来。佛主保佑啊!千万不让他们找到莉娅啊!宋仕卿悄悄的摸到水池边,轻声的叫了句:「莉娅!你在哪里?」
  「我在这里!」莉娅一听有人来找她了连忙带着哭腔回应道。

  宋仕卿闻声寻去,发现莉娅正缩在池子的一角小声的哭泣着,「别怕,我来救你了!」宋仕卿伸出手将莉娅从水里拉了上来。

  莉娅见来救自己的是宋仕卿,便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,哭得更加伤心了。
  宋仕卿搂住莉娅安慰道:「好了好了,别害怕!有我在呢!」

  宋仕卿抱着一丝不挂莉娅,顿时方寸大乱,洗浴过后的女人都有一股淡淡体香,八分清香,十二分催情,胯下那玩意顿时便一柱擎天,顶在了莉娅那光滑的小腹上。莉娅小脸一红,连忙推开了宋仕卿。

  卧槽!宋仕卿尴尬万分,这玩意竟然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勃起了!存心来丢人的是吧!

  「快穿上衣服,趁他们还没找到这里赶紧逃出去!」宋仕卿抓过一旁的衣物披在莉娅的身上。

  「哈哈哈!快看啊!这里有幅活生生的春宫图啊!」一名马匪兴奋的叫了起来!

  其他马匪闻声连忙围了上来,「嘿,还是个洋妞呢!不错不错!」

  「噌」的一声,一名马匪拔出刀来,指着两人喝道:「小子!快点和她做爱!老子要是看得过瘾就让你们死个痛快,不然老子就把你们剁碎了喂狗!」

  莉娅吓得身子一缩,紧紧的抱住了宋仕卿。此刻,她的世界里除了这个男人,一片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