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麻将之后】(02)作者:東游浪子
【麻将之后】(02)作者:東游浪子
字数:9220

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翌日,当我醒来时,妻子已经不在身边了。

  看了看钟,已经是10点多了。

  难道昨天的一切都是梦?我竟然产生这种幼稚的想法。

  昨天傍晚以来,我都没有直视过妻子的脸。心扑通扑通地跳着,向客厅里的妻子走去。

  「早上好,已经起来了啊。」我故作满不在意地,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电视,对妻子说道。

  「早上好,昨天那么晚,真是对不起。」妻子面带歉意地说道。

  我对妻子笑了笑。

  想了想前几天的事,妻子并没有任何错,都是我乱和人打赌,妻子才会和老向发生关系。

  本来应该是我向妻子道歉的,可是妻子却向我道歉了,并且以一如既往的态度对我。

  「昨天的事,还在意吗?」妻子给我茶杯里又倒上了说,面带忧虑地向我探视过来。

  「多多少少有点在意啊。」我说道。

  「想要听吗?」妻子问道。

  「如果可以地话,就全部告诉我吧,越详细越好。」我说道。

  妻子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坐在对面,而是坐到了我身边,「你没有嫌弃我吧?」妻子似乎相当不安,凝视着我的脸问道。

  「当然没有,你又不是出轨,本来就是我的错。我应该向你道歉才是。好了,说吧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接着,妻子将昨天晚上的一切,向我娓娓道来。

  上车时候,老向很温柔地还有些拘谨地妻子聊起天来。

  「太太没事吧,要不在哪里吃了饭再回去吧。之前可能若对太太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多包涵,完全是因为对太太你很有好感。」

  妻子不想掩饰什么,就实话实说道:「没事,只是因为结婚以来从来没有和丈夫之外的男人独处过,有些紧张。」

  「真的很高兴吧,把年过50的我还当男人看待。」老向说道。

  稍微缓解紧张情绪的妻子说道,「话说回来,我家那位真是多谢你照顾了,他好像真的很喜欢打麻将,希望你们别因为这次的事情闹成仇人。」

  「不会不会,那天志博真的手气很好。为了让自己拿出赶紧,才打了这么大的一个赌。」老向道一边说着,一边用余光瞟着妻子开胸连衣裙里露出的胸部。
  「似乎我老公很轻易地就输了呢。」妻子道。

  「啊——怎么说呢,可能是因为越不想输,反而就越容易输吧。」

  「向经理真会说话呢。」妻子笑道。

  不一会儿就到老向家了,老向和出发时一样替妻子打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,「欢迎来我家。」

  因为被老向绅士的行为所打动,妻子完全敞开了心扉,情绪要高涨了起来。
  「谢谢。」妻子微笑着进了屋。

  老向有一个兴趣是功夫茶,自然是要在妻子面前露一手。

  「真好喝,还是第一次这么喝茶。」说道。

  两人一边喝着茶,一边闲聊着。差不多30分钟,两人已经没有什么可聊的了。

  就在这时,老向说道:「太太,真的想就这么和你一直聊下去,可是我到底是个男人。」

  老向若有若无地看着妻子胸前,手轻轻地放在了妻子的大腿上,「第一次见到太太时候,就想着,我要是有天能太太共度一宿就好了。不过那一直是个梦想,没想到真有实现的一天。」

  「讨厌——还有从来没有人这么称讚过我呢。」害羞的妻子,目光游移着。
  「太太,我已经把客房准备好了。」老向带妻子来到我们打麻将的客房,地上已经铺好了铺盖。并且房间的角落驾着一台DV。

  「DV,难道——」妻子进房后惊讶道。

  「呃,如果太太不喜欢话——当然不是给别人看的,这也不是我的癖好,只是为志博留下这么一段录影。如果夫人不喜欢的话,我这就把它收起来。」老向说道。

  妻子没有立刻回复,似乎考虑了好一会。

  而现在的我一边听着说话的妻子,一边回想着。如果当初我同意了,现在也许就能看到录影了。

  我七零八落地想想这两人做爱的画面。老向究竟会跟妻子怎么做呢,我看到了那场景有会有什么反应呢。

  「然后呢,有拍吗?」我问道。

  「当时想着这种情况没法拒绝,毕竟是要给你看的——」妻子说道。

  听了妻子的话,我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看那段录影的冲动,继续听着妻子给我口头讲述。

  「向太太没关系吧,如果因为我的关系导致你们夫妻之间有矛盾,那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。」妻子说道。

  「不用担心,我家那位知道这件事,虽然没有详细说明。我们就是这样互相信赖互相理解的夫妇。」老向说道。

  「好吧,向经理你说怎么做,我怎么做就是了。」妻子说道。

  「谢谢,我不会乱来的。」老向说着便开启了DV。

  「太太,脱下连衣裙吧。」

  「嗯——」

  终於开始了,做好心理准备的妻子脱下了连衣裙,里面是同款白色花纹的胸罩和内裤。

  老向也脱下了衣服,只剩平角内裤,看着只穿着内衣的妻子,说道:「比想像中的还要美。」

  老向虽然小腹有些隆起,但似乎比妻子想像中的50岁男人的形象要好。
  设定好DV后,老向坐到妻子背后抚摸起来,说道「皮肤真好,又滑又嫩,年轻就是好啊。」

  虽然是被我之外的男人抚摸,但妻子觉感受到了老向手掌给她带来的安心感,放松地任由老向抚摸着。

  「奶也是有大又好看。」

  老向知道女人总是乐於被讚美,说罢边用手隔着胸罩抓着脑子揉起来。
  「啊——」妻子因为胸部被爱抚而发出轻微地呻吟,接着又被搂入怀里,舌头也被吸入嘴里。妻子完全落入老向的节奏里。

  妻子也搅动着舌头来回应老向的热吻,并用手勾起老向脖子索求起来。
  「终於对我有点感觉了呢。」老向说道。

  果然妻子并没有顾虑我,准备把身完全交给老向。久违的热吻,似乎打开了妻子身体的开关。

  「这样的吻,还是第一次。」妻子神情有些恍惚地说道。

  「太太舒服就好。」

  两人的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,老向一边吸允着,一边脱下了妻子的胸罩。妻子一双D罩杯的奶子裸露了出来,老向一会用手乳房,一会用指头捏着乳头。
  「啊——啊——」,妻子忍不住提高了呻吟声。

  老向让妻子仰躺在铺子上,从脖子认真地吻到锁骨。

  是因为没有最近没有得到满足?不,只是因为和我做爱的感觉不同。老向让妻子更有新鲜感。

  上了年纪的男人对年轻的女人充满兴趣。但这兴趣很快就会消失,我和妻子都这么认为。

  出乎意料的事,老向的老道的爱抚让妻子感觉自己要沦陷了。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老向亲吻妻子身体的各处,手也不知不觉中游走到了妻子大腿之间,抚摸起来。慢慢地向中心靠近。

  当妻子这么以为的时候,老向的手又游离开了。

  妻子自己都能感觉到内裤上的湿润,控制不住想被抚摸。可是老向的手始终只在大腿附近抚摸着。

  乳头也被老向的舌头逗弄得硬硬地勃起了。

  「啊——下麵也——摸摸——」妻子诉求道。

  妻子背向后仰,将乳头喂进老向的嘴里,腰也扭动地催促着。

  「太太的声音很可爱呢。能看到太太这样的姿势,真的很高兴。想看看太太更淫荡的姿势呢。」老向温柔地低声说道。接着又埋头吸允起来。

  又挑逗了一会,老向开始用手指在妻子的内裤上来回划动,然后撚这一条。妻子阴道里积攒的爱液立刻将内裤打湿了。

  「太太的水真多啊,还很烫呢,你看。」

  「啊——羞死了——不过好舒服,我还要更舒服——向大哥你也——」妻子说着伸手向老向的内裤上摸去。

  老向那早已勃起了。

  「啊,已经这么硬了——」

  「看到太太这样子,谁都会这么硬的。」

  不知不觉中我也勃起了。听着妻子讲述和其他男人做爱的经历,我竟然兴奋了。

  「咦,老公。竟然翘起来了。听我和向经理的事,居然兴奋了?」妻子说道。
  「是啊,我也不知道怎么,就硬起来。别听,你继续说。」

  於是妻子就继续讲了起来。

  「太太,我们来69吧。这样我们两个人都能爽。」说着老向脱掉了自己的内裤,勃起的肉棒露出来。老向有慢慢脱掉妻子的内裤。

  「太太,到我身上来,替我舔吧。」说罢,老向仰躺这等待着妻子。

  「嗯,好久没这么做了呢,还有点紧张。」妻子害羞地面朝着老向的下体,趴到了老向身上。

  妻子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根我之外的肉棒,「好大——不知道跟我老公的谁大呢。」

  妻子用舌尖舔了舔老向的龟头,然后从上到下,认真地舔了起来。在慢慢地吞入口中吸允起来。

  「啊,太太——好舒服——我也要开始了。」老向说着用指头撚开妻子的小穴。

  「太太的小穴真好看,咕噜咕噜的」

  「啊——别说这么下流的话呀——这么弄,我都快动不了——」

  不久,老向将两根手指插了进去,在里面挠动起来。

  「啊——不行了——向大哥——」

  妻子已经没法给老向口交了,只是死死地握着老向的肉棒。

  「太太不得了啊——爱液都噗哒噗哒地滴下来了——要高潮了吗?」

  并不经常高潮的妻子竟然被老向用指头加上挑逗的语言弄得喷潮了,头发都摇摆得淩乱了。

  「啊————真的不行了,向大哥。真的丢了,丢了——」妻子疯狂地扭动着腰,终於达到了高潮。

  「太太的身体真的很敏感啊,经常高潮吗?」老向问道。

  「啊不是——怎么说,就这里——还——还没完——」

  看来老向相当瞭解女人的敏感点。发现了妻子最敏感的地方,就不断刺激。
  听到这里,我虽然不情愿,但也不得不甘拜下风。

  在老向手指的刺激下,妻子高潮了两次。妻子喘息着,爱液还在往外滴。
  「呼——太太,这声音,这身体,真是让人兴奋啊。」老向一边说着,一边舔吸着老婆小穴里滴下的爱液。

  「哦——真的那个舒服吗,才第一次就——跟向夫人也总是这样吗?」妻子问道。

  「嗯——跟慧媛嘛——感觉不一样呢。」老向并没有进一步解释,「太太,能帮我拿一下放在柜子二层抽屉的安全套吗?」

  虽然做了一次,但是满足的只有妻子。妻子是为了满足老向而来的,所以也没有权利提出到此为止。

  「嗯。」妻子为老向事前准备好安全套表示了感谢,接着从抽屉的小盒子里取出了一个安全套。

  「安全套用掉了几个,看来还和向太太保持不错的夫妻生活呢。」妻子暗谆着,撕开包装,想躺在地上的老向走去。给勃起的肉棒套上的套子。

  「就这样,骑到我身上来,可以吗?」老向套弄了一下自己肉棒上的套子,等待着妻子的回应。

  妻子跨到了老向身上,想自己的小穴对准老向的肉棒,缓缓放下了腰身。
  「来吧——」老向说道。

  随着一阵「咕噜咕噜」,性器摩擦而产生的淫靡的声音,妻子的小穴慢慢将老向的肉棒吞了进去,「啊——好烫。」

  终於两人结合了。

  老向从下兴奋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妻子。过了好一会,一动都没动。

  终於,妻子的腰扭动起来了。

  「太太,让你为我服务,真的是太感谢了。请收下我的全部吧。」

  老向也开始缓缓地上下摆动起自己的。妻子也配合地调整者自己扭动的节奏。
  「好烫——好烫——好厉害——在深一点——」

  「啊——太太的小穴——真舒服。」

  两个人都兴奋地大叫着,喘息着。

  在老向的引导下,来人就这么下体相连着,有乘骑为转换为了正常位。
  老向时快时慢地抽插着,妻子却始终在喘息。老向时而揉揉胸,时而吸吸乳,时而亲亲嘴。

  严格来说,应该是互相交换唾液的深吻。

  妻子用手搂着老向的背,两人仿佛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做着爱。

  「啊——太太,我快不行了。」

  「好烫,好烫,我也是——我感觉我又要丢了。」

  两人都激烈地运动着,进行着最后的冲刺。

  「啊——向大哥,丢了丢了——」

  「我也——要射了——」

  两人同时到达了重点。老向有用尽最后的力气抽动了几下。将精液全部射了出来,才将肉棒从妻子的小穴里缓缓退出,「真是太舒服了。」

  老向满足地摘下套子,用抽纸裹好,扔进了垃圾桶里。然后抚摸着尚在高潮余韵中的妻子的头发,问道:「累了吧?」

  「没事,怎么说,就是好热。从来没想过会跟丈夫之外的男人这么激烈地做爱。」妻子说道。

  「那么,在陪我一会好吗?」老向说道。

  可以想像,到了这种程度,老向不会因为这一次就满足的。

  「在你高兴之前,你说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」妻子说道。

  眼前的男人让妻子尝到在我这从来没有过的快感,自己无论如何要让这个男人满足。恐怕真是妻子那时真心的想法。

  「因为至此一晚,想要让太太更加疯狂。」说着,老向张开了妻子双腿,径直对象了DV的镜头。

  「讨厌——都被看到了。」妻子捂脸说道。

  「就是这个哟,令太太疯狂的契机。」老向又用指头分开了妻子的小穴,之前的爱液还残留着,新的爱液又流了出来,湿润的老向的手指。

  「太太有潮吹的经验吗?」

  「潮吹——吗?」

  「嗯,有过吗?」

  「没有啊,真有那么回事吗?」妻子反问道。

  「以太太的资质来看,应该是有的。与其说是资质,应该说是体质才对。」说着老向将手指缓缓伸入妻子的小穴里。

  「刚才好像摸到什么了,像针刺一样的感觉。」老向探索着妻子的G点。
  「是在这里吗。」老向弯了弯手指,本以为妻子会有激烈反应。

  「啊——应该是这里。」老向又绷紧了手指,妻子的小穴里传来「啾啾」的声音。只要老向的手指一动,这种淫靡的声音就随之而来。

  「讨厌,别弄了,我一直忍着呢。」妻子娇嗔道。

  「啾啾」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,妻子的喘息也越来越剧烈。当妻子要高潮时,老向又不动了。

  「向大哥——不要停——我好想有感觉了。」妻子诉求道。

  镜头正对着妻子的小穴,溢出的爱液径直滴到了铺盖上。

  「是有很强烈的感觉吗?」老向又变换手指动的方式,爱液转眼间又流了出来。

  「好热好热——又来了,要丢了——向大哥,我忍不住了,要丢了——丢了。」
  妻子尖叫的同时,小穴里喷睡了,夹杂着爱液,带着飞沫,溅射出来。老向的手都被打湿了。

  第一次感受潮吹的妻子要不痉挛着,沉浸在了余韵中。双眼看着被打得透视的老向的手。

  「第一次感受潮吹怎么样,太太果然是潮吹的体质呢。」老向在妻子耳旁低语道,一边将手上的沾满着的妻子喷出的液体擦在了妻子的乳房上。

  「真的出来了呢——脑子一片空白。」妻子眼神迷离地看着老向,主动吻了上去。

  看到模样如此销魂的妻子,老向的肉棒再次兴奋得立了起来,「现在轮到太太你了,刚才都没怎么好好享受到太太服务呢。」

  老向将勃起的肉棒顶到妻子面前。老向一直琢磨着镜头的角度。

  妻子被老向弄得高潮了几次,已经对老向言听计从了。看着眼前的肉棒,满是爱怜。握住根部后,就舔舐起龟头来。

  已经完全没在意摄影的事了。

  不,妻子是有意识的,只是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老向身上。一边替老向口交着一边抬头水汪汪地看着老向。接着将老向的肉棒整个没入,直至喉咙。

  老向满脸舒适地前后摆动着腰,这次他要让自己爽。

  妻子伸出舌头,从龟头舔到阴囊,又从阴囊舔到龟头。这种事,之后再一次将肉棒整根没入嘴中,妻子对我都没有做过。

  「太太,能用你的胸给我夹夹吗?」

  老向对此应该是向往已久。妻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「好,果然男人都喜欢这么弄。」妻子其实一直对自己大胸这件事抱有很複杂的情绪。

  妻子吐出了被自己唾液浸润了的老向的肉棒。两手托着乳房,把肉棒夹在中间,给老向乳交起来。

  「啊——比想像中的还要软,这触感真是太棒了。」老向呻吟道。

  为了讨好老向,妻子又用舌头舔着老向肉棒前端从乳沟里露出的本分。这种事,妻子很久没为我做了。

  「太太,我想要进去了——就这么射了太可惜了。」

  妻子缓缓放开了肉棒,嬉笑着并且主动地翘起屁股并用手掰开,对着老向说:「从后面——我想试试——之前从来没想过。」

  听到妻子索求的老向走向放有套子的柜子。

  「那个——不用戴套了——今天是安全日——」

  听了妻子的话,老向也不客套,嬉笑道:「那就我不客气了,虽然对不起志博。太太果然很有资质啊。」

  说罢,老向扶着妻子的屁股,插了进去。

  「噗噜——咕噜——」随着老向肉棒的插入,将妻子小穴内的爱液挤出,发出了奇妙的声音。

  老向一边抽动的肉棒,一边伸手去撚弄妻子的乳头,以求讨好。

  妻子在老向的玩弄下,不停地呻吟。

  「太太看这里。」老向将镜头对向妻子,「对,就是这样——想想志博就在面前。在相爱的丈夫面前,居然翘起屁股求我从后面干她,真是淫荡呐——怎么样,热血沸腾了吧。」

  说着,老向用舌头在妻子的背上舔起来。

  完全沉浸在老向淫语挑逗中的妻子,醉了似地喊道:「老公——对不起——太舒服了——」

  这一刻妻子似乎产生了我就在他们面的错觉,「啊,啊,啊——要丢了。老公,向大哥的鸡巴就让我丢了——向大哥,再深点,就射在里面——」

  因为妻子说了是安全日,老向搞不估计地从好「啪啪啪」地又深又重又快地抽插起来。

  已经完全处在巅峰中的妻子喊道:「好厉害——好深——再深点,再深点。」
  这般肆无忌惮呻吟喊叫的妻子淫荡的模样,我简直无法想像。

  「啊,不行——要丢了——好烫——射吧——我们一起。」

  「啊,太太好厉害——把我夹得好紧。」老向拼命地摆动着腰,没来得及拔出来就完全射在了里面。

  「烫——好烫——」被老向内射了的妻子已经筋疲力尽了。

  老向缓缓抽出肉棒,上面沾着的爱液和精液滴到了铺盖上。

  看着似乎都没气了的妻子,老向关心的问道:「太太,没事吧。」

  「嗯——」妻子有气无力地回道。

  稍微回复了点意识的妻子又说道:「向大哥,不好意思,实在是太舒服了。」
  「真是疯狂啊,明明已经高潮两次了,还没有满足,太太的口味这是大呀。」说着老向又想人趴在地上的妻子的腰和背吻去。

  「我没事,在向大哥满足之前,再来多少次我都没事。」

  听到妻子这么说,老向自然很高兴,「真是太感谢了,一起泡个澡怎么样?这里也要好好洗洗了。」

  老向用手指撚出妻子小穴里残留着的经验。

  「嗯,好的」

  晚上九点钟,两人已经完全放开了,就这么赤裸地去了浴室。

  一起泡进浴缸,相互亲吻着,相互用肥皂擦拭着对方的身体。妻子又被老向用指头挑逗出了欲望,在浴室又以后入式被内射了一次。

  洗赶紧妻子小穴里的精液后,两人擦干身体,用浴巾裹着身体就来到了客厅。
  两人各倒了一杯无酒精的啤酒,喝了起来。

  「啊,真不错,沖完澡后喝杯啤酒真是人生一大幸事,只可惜是没酒精的。」
  看着老向开怀畅饮的模样,妻子微笑道:「夫妻生活美好的,夜晚的生活也变得充实了呢。」

  老向又到了之前绅士般地口吻,「打麻将的时候听志博说,你们最近都没有怎么行房过,知道原因是什么吗?以过来人的角度说,两个人都有原因。我和慧媛也有这么个时期。」

  「以前偶尔见到太太,就用下流的眼光打量太太,同时也想太太你肯定还没能体会到性爱的乐趣吧。」

  「不过就算经过今晚,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把太太占为己有。破坏别人婚姻的是我绝对不会做的。」「如果太太有勇气把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志博,并且他有表现得很兴奋得的话,那证明他还爱你。」

  「说了这么多大话,肚子都饿了,已经十点了。志博应该担心了,差不多该换衣服送你回家了。」老向说道如果老向不对妻子说这些话,可能我是没机会听妻子给我讲当晚发生的事的。如此以来,我也许会开始怀疑妻子和老向之间的关系。

  妻子一言不发认真地听着完老向给自己讲的道理后,说道:「真的很感谢。一到晚上我就很烦恼。我么两个又没孩子,在老公那又没法得到满足,甚至都想过要出轨。不过,向大哥今晚让真的让我很尽兴,我想以后跟我老公做也会像今晚这样吧。」

  「那最好了,已经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
  说罢,两人站了起来,肚子都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。两人见此,相视一笑。
  「要出去吃点什么吗?」老向问道,可是一想到这个,两个人出去被人看到了,传出什么绯闻就不好了,於是两人来打厨房。

  「只有这个了。」老向拿出两碗泡面,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妻子说道。

  妻子看到老向这样的表情,微笑道:「泡面啊,很久没吃了呢。那就一起吃泡面吧。」

  两人吃了泡面,稍微填饱了一下肚子。妻子收拾面桌子后,对老向说道:「向大哥,今天晚上,已经满足了。如果没有的话——」妻子一语双关地暗示道。
  老向当然能察觉到妻子的意思,「春宵一刻值千金啊。」

  说着两人就围着浴巾来到客房。进房后就立刻脱掉了浴巾。

  两赤身裸体地拥抱着,亲吻着倒在铺盖上。老向温柔地爱抚起妻子来。
  妻子立刻发出了娇喘,也用手抚摸起老向背以做回应。之后妻子压在了老向的身上,「向大哥真是坚挺啊,泡澡的时候才做了一次,现在又硬了。」

  妻子温柔地抚弄起老向的肉棒来。一边学着老向对自己的那样,用舌头逗弄起老向的乳头来。

  「我到底怎么了——对老公都没怎么这么做过,现在真想要向大哥感到满足。」
  「啊——好舒服,太太这份心意真让我高兴。」

  妻子从老向的乳头一直吻到肉棒,握着肉棒吸允起龟头来,十分热情。两眼向上望着老向,可以地把肉棒吸允得发出「咕噜咕噜」的声音。

  「啊,太太——比刚在进步了不少呢,好舒服。」老向夸讚道。

  妻子用唾液湿润了老向的肉棒后,立起身子来。握着老向的肉棒,跨到了老向的身上。将小穴对准肉棒,放了进去。

  「啊——进去了。」

  「太太——好厉害。」

  妻子沉下腰,身体向前倾,向老向索吻起来。

  「向大哥——我如果这跟老公做的话——他也会高兴的吧。」

  「嗯——太太果然还是爱着志博呢。太太这么做的话,志博一定会很兴奋得。作为回礼——」老向扶起起的上半身,「来,上身着画圆似地扭动自己的腰。」
  「诶,是——这样吗。」

  「对——就是这样——在快一点。」

  「嗯,这样吗?」

  顿时性器结合的地方又传来「噗洽噗洽」的声音。

  「啊,怎么回事——好舒服。」

  「啊——太太——我也很舒服——我感觉我要射了。」

  「我也是——一起吧!」

  老向也右下向上摆动的着腰,搓揉了一会妻子的胸部,然后直起身来紧紧抱住了妻子。老向将那一对一直就幻想着的妻子又大又挺的乳房,紧紧压在自己胸膛上。

  两个人在彼此的呻吟中,达到了终点。筋疲力尽的妻子倒在了老向的怀里。
  老向温柔的将妻子搂在怀里,两人就着结合着。老向又轻轻抚摸子怀里妻子的头发和背来。

  「今晚真的很感谢,很美好的回忆。希望今后你也能和志博有这么美好的性生活。趁着年轻不好好享受,就太浪费了。」老向就这么一边抚摸着妻子的头发,一边感受着妻子身体温暖。

  两人就这么依偎着,十分钟过去了,老向又说道:「啊——已经这么晚了,志博他该担心了。把你留到这么玩,真是不好意思。今天我真的很满足,谢谢你了。」

  老向最后在妻子的脸颊上温柔地亲吻了一下。妻子心满意足地地离开了老向的怀抱,用抽纸擦拭着小穴里流出的精液。随后川上了内衣和连衣裙。

  老向也穿上了衣服,看到穿回衣服的妻子道:「虽然已经说了很多次了——今天真的很感谢。」

  妻子矜持道:「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——感觉自己真的不一样了呢。」
  寒暄一番后,四目相对,须臾之后,两人轻轻拥吻了一下。

  和来接妻子时一样,老向绅士地妻子打开车门。待妻子坐稳后才上车。
  只是两人之间已经没有那种紧张的气氛了,「有空再来我家吃饭,我妻子也会很高兴的——啊,当然不会再做H事了。」老向开玩笑道。

  妻子当欣然应允

  到我家后,老向又说道:「如果志博生气了的话,记得联系我。毕竟今天到这么晚,都是我的错。我会亲自登门向志博认错的。」

  「嗯,好的,不用担心。」妻子打开玄关的门,目送老向远去后,才进到家里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